威脅堂妹和我愛愛

 
63.3K

鈴~~剛剛考完期末考,我正在打電腦遊戲時,身邊的電話聲響起,我接起
了電話。
哥~原來是依涵堂妹打來的
小涵啊!怎了嗎?怎會突然想到要打電話給我?依涵是我的大堂妹。可是
平常並沒有在聯絡,沒想到會突然打電話給我。
哥,期末考考完了嗎?
嗯!考完了啊!怎麽了嗎?依涵居然會問我期末考完沒?真是怪事一件。

哥明天有沒有空?可不可以請你來幫我搬家?依涵直接說出她的來意。
喔!好啊!沒問題!我想了一下,明天並沒有啥事情,要去幫堂妹搬家沒
啥問題。
哇!謝謝哥~我就知道哥最好了!依涵語氣相當地開心。那明天上午十點
我們在士林捷運站見哦!
好啊!明天見!
嗯嗯,謝謝哥哦!明天見,那我還有事情先掛電話了哦!掰掰!依涵很高
興地跟我說再見後就掛斷了電話。         
掰掰 掛斷了電話,我露出了一絲冷笑,沒想到機會自己送上門來了啊!嘿嘿...
※ ※ ※

我家是個大家族,爺爺跟奶奶共生了八個男孩子。其中我爸排行老二,我的
叔伯都已經成家立業,因此我堂兄弟姊妹相當地多。共有二個堂哥、五個堂弟,

三個堂姐,七個堂妹,堂兄弟中我排行老三。

因爲包括我爸在內,叔伯都是到各地發展,只有我三叔是留在老家。因此奉         

養爺爺奶奶的任務是由我三叔及三嬸擔任,而其他叔伯則是每個月各自寄錢回老
家。到了每逢過年或掃墓,總是各叔伯都攜家帶眷回老家,相當地熱鬧。當然是
住在三叔家,而此時我堂弟堂妹的房間也都得充公。
眾多堂兄弟姊妹中,我二堂哥譽吉跟我大堂妹依涵年紀和我最相近,二堂哥         
大我兩個月,和我同一屆;大堂妹則小我半年,小我一屆。依涵雖然不美也不漂         
亮,但也相當地清秀可愛,發長及肩,目測身高162公分,體重最多不會超過 50
公斤,相當苗條,可是卻有著相當恰當的身材。雖然不算是波霸,可是卻也有著
大概32B的胸圍,相當地吸引人。雖然是我的堂妹,卻還是發出女人的吸引力...
曾經幻想過跟堂妹做愛,可是也只是幻想而已,真要行動,或許我還是不敢,而
且那應該也只是件不可能實現的幻想而已吧!要不是發生了那件事情,即使這次
可以去幫依涵搬家,也不可能會發生啊這件事啊!
我大三這一年,又到了過年,照往例,又是全家族集合,熱鬧依舊。而堂妹
 依涵的房間也變成了我大伯母、我母親、三嬸、四嬸們的睡房。依往例,全家族       
在除夕下午都會到老家附近的一間寺廟祭拜。這一年當然也不例外,可是依涵卻
因爲月經來了而避諱去寺廟,因此由依涵留守。我拜完後就先回來了。要回三樓 
房間時經過我母親她們過夜的房間,看到依涵在裏面,本來這就是依涵的房間,
所以依涵會在,是相當正常的一件事情。我也並不以爲意,可是我卻看見了依涵
在翻大伯母、我母親跟四嬸的行李袋,然後自大伯母、我母親及四嬸的行李袋中
各翻出一疊千元鈔票,各抽出兩張後再將剩下的鈔票放回去。
看到這一幕,我真的驚訝得說不出話了。依涵怎麽可能會作這種事情?尤其
依涵小學至高中得過無數獎狀獎章,也經常當選模範生。是我三叔和三嬸最引以         
爲傲的女兒,高中念的是相當有名的升學學校。雖然因爲聯考時感冒而只考上某       
個排名相當前面的私立大學,可是卻也是很優秀了。   
我雖然震驚莫名,可是卻沒有作任何反應,又匆匆下樓,回到門前當作剛回 
來的樣子還按門鈴(我有帶鑰匙)。依涵不知道我看到了而下樓幫我開門,還是
和我有說有笑的。沒有多久,大家都回來了,就一同吃年夜飯了。當然,大伯母、
我媽跟四嬸都發現有錢被偷了。雖然想到依涵是唯一的嫌犯
,可是由於沒有確切證據,加以又是親戚,便也沒有多說(等回家後,老媽偶然
間有提到,她也跟大伯母及四嬸講過,那是大家的共識)。我也沒有說出我所看 
到的一切。過完年不久之後就開學了。由於我跟依涵都是在台北念大學,而大伯
一家人住在台北。因此我們堂兄妹都會在假日時去大伯家度假。 和大伯母閑聊時,

涵有性幻想,我也不認爲有可能發生。可是,現在我卻掌握到了堂妹這一個弱點
,也許..真的有可能可以成真...
只是即使如此,還是需要有機會啊!可是怎樣看卻都不太可能有這機會,因   
此心中也打算忘記這個荒唐的念頭,畢竟這太荒唐了...     
結果,沒想到機會卻自己送上門了...
※ ※ ※
想到此,我笑意更濃了,我已經掌握了堂妹這個弱點,加上明天她主動要求
我去幫忙她搬家,不把握這個機會,更待何時呢? 
第二天,我九點四十五分左右就到了士林捷運站,出了捷運站後在外頭等著
,沒有多久,旁邊傳來叭叭兩聲。一輛銀灰色轎車來到我旁邊,駕駛座位置的
車門打開,出來了一個女孩子,是依涵堂妹。     哥!你來得好早哦!
依涵對著我笑著。 將近一學期沒見,依涵還是一樣地可愛。今天穿著一件鵝黃色的 T恤,搭配
低腰牛仔褲,腳則穿一雙休閑鞋。
嗯嗯!依涵你買車了嗎?沒啦!那是向明鼎借的啦!依涵淘氣地笑笑。
哦~~明鼎?你男友啊!

嗯嗯,對啊!哥,先上車吧!車上再講啦!
於是我坐上了駕駛座旁的位置,由依涵開車。
由依涵口中知道這個車子的主人明鼎是依涵交往一年的男友,目前是研究生
,本來是要來幫忙搬家的,可是因爲老板臨時指派一堆工作讓他作,所以依涵只 
好找我。
到了依涵的宿捨後,先去幫忙把依涵已經打包好的行李一件一件地搬到車上 
,然後到了依涵所租賃的地方(依涵租了一個小套房),再幫忙搬至依涵房間。
當然不可能這樣而已,還要幫忙打掃、擺設等等的,所以等到差不多都弄好後,
已經下午兩點了! 依涵尴尬地對我笑笑:哥!對不起哦!害你中午沒有吃到飯..   
沒關係啦!那我們要去外面吃嗎?還是怎樣?
等等哦!我先去洗個澡,等會出來後我下廚作飯給你吃哦!
好啊~~你經常作給那個明鼎吃吧!我調侃著依涵。
討厭啦!哥你壞死了~~依涵嬌嗔著。 
呵呵~~我只能打著哈哈。     

那我先去洗澡了,等會就下廚哦!依涵就拿著衣服進入浴室了。

我笑著,既然已經幫忙她搬好家了,那等會就可以實行我的計畫了。我並不   
打算使用下藥的方式,則是要跟她談談,威脅她就範,畢竟不管我掌握她何種弱
點,一旦使用下藥的方式,千錯萬錯就都是我的錯了。何必如此呢!
※ ※ ※
也許因爲是在家裏吧!再加上我是她堂哥,所以依涵洗完澡後穿得相當隨意   
,一件黃色T 恤搭配上熱褲,把她修長潔白的大腿展露出來。
依涵笑著:哥,快去洗澡吧!洗完後就可以吃飯了哦!
我笑了笑:小涵,還記得今年過年嗎?
依涵還是笑著很開朗:今年過年?哪一件事情啊?

我猛然自背後抱住依涵,摟住依涵。

依涵以爲我在玩什麽遊戲,還是笑著:哥...你在幹嘛啊?而且過年什麽事
情啊? 我笑著,小聲卻緩慢且清晰地說: 你從大伯母、我媽跟四嬸的行李袋偷走
錢的事情啊!你還記得嗎?

依涵聽我這樣一說,整個臉都青掉了,身子和語氣顫抖著:你...你在胡說 
些什麽啊?快放開我!並想要掙脫開我的摟抱。
我卻抱得更緊,笑著:我都看到了,你別騙我了!
依涵聲音更是抖得厲害:你...你到底在胡說什麽啊?

我笑容和動作依舊:各偷了兩千元,對吧!

依涵臉色更是難看,而本來掙紮著的身體也像是僵掉了似的。

我笑著,拿起右手,只以左手抱著依涵的腰,右手撥開依涵的頭發,吻了一
下依涵的頸子。
這一吻,又讓依涵發顫了:你...你想怎樣...我們是堂兄妹啊...
我又細細地吻著依涵的頸子、耳際,陰笑著: 你說我想怎樣呢?即使我們 
是堂兄妹,我也不會在乎這種事情,畢竟你太誘人了。告訴我的回答吧!"又繼續 
吻著依涵的頸子,並拉開依涵的T恤肩部地方,露出依涵的內衣肩帶,是淡淡的綠
色,挨著肩帶輕輕地吻著依涵的肩膀。
依涵咬著牙,輕輕地發抖,好一陣子後,像是下定決心似的,咬牙回答:
好...我答應你...可是你不要說出去...
我繼續挨著肩帶吻著依涵的肩膀,原本圍在依涵腰部的左手也往上移,隔著 
T 恤跟胸罩,輕輕撫著依涵的胸部。
依涵好似被這一撫摸抽去力氣似的,整個身子一軟,靠在我身上。
我也打橫抱起依涵,將依涵放到剛新買的床上,相當柔軟的雙人床。也許依
涵是打算買來跟明鼎一起用的,只是沒想到卻被我先用了。念及此,我居然有一
種無以言喻的快感。!
依涵像是認命了似的,閉上眼睛,抓緊著床單。
我並不是想要直接硬上的方式,於是我也不急於撲上去。而是滿條斯理地,
脫下自己的衣服,僅剩下一件內褲,輕輕壓上依涵的身體。         
依涵像是被我的體溫嚇到了似的,接觸到她的身體,不自覺地:好燙....       
我動手將依涵的T 恤脫下,也拉下她的熱褲。依涵不發一語,緊閉眼睛地配
合我,讓我脫下她的內衣褲,依涵的內衣褲是一整套的淡綠色。
我的嘴湊上了依涵,相當輕柔地吻著額頭、鼻端、臉頰、耳垂、頸子、肩膀
慢慢地向下吻去,雙手則是輕輕地握住依涵的胸部,開始慢慢地揉著。
啊...依涵不自覺地發出呻吟。抓著被單的雙手更是緊握著。
我雙手離開依涵的胸部時,胸罩已經被我揉得離開胸部了,只能說半吊著而
已。我更是雙手扶住依涵的腰,將臉埋進依涵的乳溝中,輕輕地吻著、舔著。         

啊啊啊啊~~依涵的呻吟聲也隨著我舌頭的律動提高。

拉下依涵的胸罩,依涵那對形狀美好且潔白的碗狀乳房呈現在我眼前,在潔 
白無暇的乳房上,是兩顆鮮紅色的乳蒂,在我刺激下已經挺立的乳蒂。   

我又改變了嘴巴攻擊方向,將目標放在依涵的一對乳蒂上,輕輕含著,以舌 
頭輕壓轉動著,更是讓依涵的呻吟聲更上一層樓。她的手也逐漸地離開了被單,

我將她的雙手搭到我背上,依涵像是無力一般地受我擺布。 
待我將手移到依涵的兩腿之間時,手指壓下,隔著內褲已經感覺得到依涵開   
始潮濕了。這發現讓我加速了我的動作,不論是手指或舌頭.... 
啊..啊啊啊..嗯嗯...不..不要那麽...那麽快啊...啊~~~~ 而隨之急促起
來的,是依涵的呻吟聲。 
拉下了依涵的內褲,依涵那可愛的蜜穴已經氾濫成災了。雖然有層層黑色密
林所保護,仍是流了出來。我扶住依涵的腰部,自然地將臉湊近,吻著那可愛美   
好的蜜穴,吮著那鹹鹹的淫水,有時也會扯動到依涵的陰毛,這給依涵的刺激更
是大了。 
不...不要..不要...不要吸那邊啦..不..不要依涵嬌吟著。

可是現在這種聲音只是一種鼓勵而已。

我起身,脫下我的內褲,拉出已經挺立腫脹得難受的肉棒。

而這段時間,依涵也只能躺在床上喘著氣,無法作其他動作。等我再次伏下
身子,分開依涵的雙腿,她也只能無力地任由我擺布,我手握住了我肉棒,對準
了依涵那被重重黑色森林所保護的蜜洞,緩慢地進入了... 
D啊..不..不要...痛.....依涵咬著牙發出呻吟。
我雖是緩慢,卻是堅定地進入,並沒有任何正面阻礙。雖然經曆摩擦,可是
還是抵達了盡頭。依涵並不是處女,我也不會太過訝異,畢竟都有一個已經交往
一年多的男友,以現在的男女交往來看,交往一年多了沒發生關係才奇怪。

可是即使依涵不是處女,但是還是窄緊的。那種溫暖窄緊的摩擦感更是帶給
我愉悅的快感。
      
先是慢慢地抽動著,讓依涵適應,也可以享受到。
顯然地,我成功了。不知何時,依涵的雙腿已經夾住我的腰了,雙手也抱住 
了我,且腰部配合我的進出而律動著。依涵已經忘記我們是堂兄妹,也忘記是被
我脅迫的了。只是完全順應自己原始的本能,享受著人類最原始的歡愉。
而我也知道這時需要的,不是溫柔,而是狂暴,於是改變了柔和緩慢的態度
。而改以強烈的猛攻,每一次撞擊都撞擊到盡頭才開始第二次的撞擊,也加快了
速度,每一次撞擊給依涵的震撼當然更甚。 
啊...啊...啊...好...好舒服....啊....洋....甚至已經忘情到直接叫我 
的名字了,我更是知道我成功了,在現在成功地征服了依涵,我的堂妹...

而依涵忘情的呼喊也讓我完全地放縱了自己,一直猛烈地進出著。而在依涵
的情欲達到最高點時,我不知道總共抽動了幾下,我只知道我已經快受不了了,
可是絕對不能夠射在依涵體內,畢竟會有許多後遺症著。尤其依涵還是我堂妹啊         

!脅迫依涵發生關係已經夠過份了,怎麽可以還射在她體內呢?要是害得依涵懷 
想要退開時,卻被依涵緊緊地抱住:不..不要..不要這時...離開啊!我快
...快到高..到高潮了
    
斷斷續續且興奮的呻吟呼喊,更是感覺銷魂蝕魄。我更是受不了,只是還是
拼命咬牙著:我...我快要射了啊...我...

沒...沒關係..今天是我安全期...可以...可以射在我體內...
依涵這句話彷彿是給我打了跟強心針一樣,既然今天是安全期,我就不必在
乎了。更是猛烈地撞擊,要在最短時間內將依涵送上高潮。
依涵猛然抱緊我,咬住了我肩膀。我也被這一咬,把持不住了,將經液完全
射入依涵體內,依涵也緊緊抱著我,全然地承受了。

狂風暴雨後,我跟依涵都躺在床上大口地喘息著。等到呼吸稍微平穩後,兩 

人都沒有說半句話。我也不知道如何開口時。

依涵冷冰冰地說: 白譽洋!我已經達成你的要求了!你滿意了吧!別忘記
你說的話!不準告訴別人那件事情!
語氣冰冷,和剛剛的熱情全然相反,我心中驚憾更甚。在我還沒來得及作反   
  請你馬上給我出去!我不想再見到你了!我們的堂兄妹情分到此爲止!我 
永遠不會再叫你一聲哥了!依涵還是冷冰冰地,並將我衣服丟到我臉上。 

我一言不語地穿上自己衣服。
當然了...爲了我自己,在長輩面前我還是會維持原有的禮貌,可是這禮貌
是真是假你自己清楚得很!
我知道...那就再見了,依涵!穿好衣服後,我打開門後便離開了。 
※ ※ ※     我威脅堂妹,脅迫她跟我發生關係,可是我卻也失去了她。   

生理上,我爽到了,滿足了。可是心靈呢?我是否會因此後悔呢?我想...   
我自己也不知道...





相關閱讀
   
台灣甜心真人裸聊-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免費午夜真人秀視頻聊天,免費夫妻視頻真人秀,辣妹視訊 ,放心看社区,台湾一对一视频聊天室,台灣辣妹影音視訊聊天室,夫妻視頻直播聊天室 ,午夜裸聊直播间,台湾恋恋视频聊天室,金瓶梅視訊聊天室
台灣免費視訊聊天室-台灣視訊聊天室破解-免費開放聊天室,live173影音live秀,午夜裸聊聊天视频,showlive ,台湾辣妹视讯聊天室,影音视讯聊天室,色情真人秀網站 ,台灣辣妹視訊聊天室 ,live 173 影音 live 秀,小可愛視訊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