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娶了媽媽

 

我母親叫做瑪莉。在1970年十二月,她十六歲時,發覺她已經有了兩個月的身孕。於是她便跑到了學校找他的男友。男友一直想要和她做愛,在他們交往了三個月之後,她終於讓步。他們的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性交,結果就是我的誕生。我出生於1971年的七月。我出生時,我父親已經拋棄了我母親,並說我不是他的孩子。這當然不對。我母親為了那男人,也就是我父親,失去了貞操之後,再也沒有和其他男人有染,一直到我們之間的愛情開始。

令人尷尬的是我母親已經懷孕了,於是我的祖父母就從芝加哥搬到伊利諾州南方的一個安靜小鎮,艾頓鎮。我在在艾頓鎮誕生與長大,一直到我十七歲為止。我和我母親一直與祖父母一起住,直到我母親決定要搬回芝加哥為止。她已三十五歲了,獨自扶養我,將所有最好的都給了我。她到聖路易去上醫學專校,祖父母就在家照顧我。之後她拿到藥師資格,並在我們的小鎮上開了家藥局,好讓我能過更好了日子。她辛勤地工作,不眠不休。都是為了我。而她從沒抱怨過。

她行事溫和。從未大聲罵我或是打我。很早之前,她就用道理與實際例子在教導著我。她將我當成獨立的個體般地對待我,而不是像一般父母一樣,而且她總是鼓勵著我的興趣。我對科學較有興趣。今日我能成為一位天文學家,這一切都要歸功於我母親。我們搬回芝加哥,好讓我能去上芝加哥的大學。此時,我們在經濟上已經毫無憂慮。不再貧窮,不過我們還是過得很儉樸。從未奢侈過。但是當時,我們對彼此都沒有妄想過。我母親是個很有責任感與理智的女性。

我母親在扶養我時,從未和任何人約會過。現在我問她當時為何不與人約會認識,她說她將所有的時間都花在我身上。像約會或是其他事情會使她分心,而無法專心地養育我。我沒有父親,所以我當然無法失去我母親。她相信父母應該花更多的時間與孩子在一起,而她的確做到了。這之中她不知為我犧牲了多少個人的快樂。那時我還小,還不懂得感恩。但她為我做的犧牲,我因而比世上任何人還更愛她,甚至是我自己的孩子。

我們之間的愛是種奉獻,她奉獻給我,之後,我又為她奉獻。我們的關係變的很親密與美麗。我們兩再也無法分開。我們的心永遠在一起。我愛上了我母親,並且接受她成為我的妻子。我們生了三個孩子。我現在二十九歲,只和一個女人性交過,而到死為止,將會永遠愛她一人瑪莉,我的母親。

在我有記憶之時我就已經愛上了我母親。她總是讓我覺得她亮麗出眾。我朋友的母親就無法吸引我。我母親的頭髮很漂亮,閃耀著草莓般的顏色,甚至偏紅。有點自然卷。她總把頭髮披在肩上,從不綁在後面。她的秀髮襯托著她的臉,讓她碧綠的雙眼更加突出。她的雙唇並不會太豐滿,不過也不會太薄。她身高五尺七寸。總是保持著少女的模樣,即使已經生了四個孩子。她的胸部是完美的36C ,現在已經四十六歲了,看起來卻只像三十五歲一般。臉上仍然沒有縐紋,而也還沒白頭髮。她的皮膚很光滑,有如牛乳般的滑嫩,這一直留在我的記憶中。她是世上最美最性感的女人。她的衣著總是很有自己的品味。

你能瞭解我有多麼愛著瑪莉嗎?我七歲時,我就告訴她我要娶她,並要照顧她一輩子。雖然那只是童言童語,我卻一直長記在心。一段時間之後,當與我同年的孩子都已經在約會了,而我卻只是在家陪著我母親。

我的第一次高潮

當我十二歲時,我有了第一次高潮。我一早醒來,發覺褲子裡濕濕的。一開始我以為我尿床了。但是我注意到潮濕的地方有點黏黏的,而且聞起來不像小便。我有點害怕,所以叫了母親過來。她一聽到我害怕的聲音馬上就跑了過來。

「我想我生病了。」我哭著說。

她臉上的表情看來很擔心。「怎麼啦?」

「我尿床了,我想。但是我不知道那是甚麼。」

「我看看。」她說。

她拉開床單。床上並沒有看到水漬。「我們來看看吧。」她輕柔地拉開我的睡褲和內褲。很快地她臉上露出了微笑。「沒關係的,寶貝。」她輕聲地說。

「那是甚麼?」我看見母親的笑容之後,我的害怕已經減低了很多。

「你夢遺了。」她說。

「夢遺?」我有點迷糊了。

「來,脫掉弄髒的衣服,今晚你放學後我會解釋給你聽。別擔心,這沒甚麼好大驚小怪的。這是說你已經是個大人了。」她笑著並親吻我的臉。

她知道如何讓我舒服。我心裡完全愛著我母親。

那天晚上,我母親簡要地為我解釋性。她告訴我關於勃起,陰道和精液。也說性是男人與女人之間,對愛的一種表達方式,而嬰兒也在這樣的行為中誕生。

「性不只是性交而已。」她解釋著。

「比如說?」我好奇地問著。

「等你長大了以後你就會知道。不過要是你對性還有任何疑問,你一定要先來找我。你的朋友只會讓你迷惑、誤導你而已。」

「媽?我能再問妳一個問題嗎?」

「儘管問,甜心。」

「妳說性交是男女相愛的最終行為。」

「是的,親愛的,沒錯。」

我有點怯懦地問著。「妳說我已經是個男人了。而且……你也知道我很愛妳。」

「是的,親愛的,我知道。」她說,「妳想說甚麼?」

「那……我們能……做愛嗎?偶而?」我母親臉上的表情告訴我,我說錯話了。我很快地低下了頭

「甜心,性是兩個人彼此相愛,成為夫妻之後的行為。並不是母親與兒子。我也愛你。非常愛你。比我生命中的任何人更加愛你。但是你是我兒子。我們之間不能有性行為。」

「可是,媽,」我辯解著。「我愛妳。我不明白。妳是如此的美麗。妳對我這麼好。我無法想像我會像愛妳般的去愛別人。我不瞭解為何這樣的愛卻無法有性行為。」

她清楚地說,「就是只能這樣。」(以後我知道她也無法解釋,為何母子之間不能有性愛,除了法律上的問題之外。她自己似乎也不是很滿意。)

我母親對性的坦白是很棒的。她敬重我,也知道我很聰明。她知道迴避小孩子的問題是沒有用的。從那天起,我對性的好奇就被激發了。很快的我母親就成為了我發洩的對象。我手淫時時常幻想著她。她是我唯一渴望的女人。

開始

當我十七歲時,我們從伊利諾州南方的小鎮,搬到芝加哥有名的密西根湖附近。我們在北邊租了間小房子。我母親在一家大型的地區醫院裡,找到了一份擔任家庭醫藥的助理工作。而我在一家有名的預校裡,快要完成我的高中學業了。我母親和我兩人單獨在一起時,關係變的更加親密。這個城市裡沒有人認識我們。我們晚上都在家裡吃飯,分享著我們彼此的世界。

此時我已經相當成熟了。我是游泳校隊,身高有六尺高。體重稍微超過一百六十磅,我的身材很均勻,而且也很有肌肉。我母親說我很英俊。我自己沒有甚麼感覺。與我同年的女孩子都對我沒有興趣。直到遇上災難之前,我沒有多少約會經驗。與我約會的女孩子,我總覺得她們有很多缺點,大多都是認為她們比不上我母親,不管是美貌與才智。

一天傍晚,搬到這城市裡大概兩個月之後,我們在家裡,仍然忙著將行李拆開放至定位。我母親穿著無袖的短襯衫。她在夏天時曬成了棕褐色,看起來有一種難以置信的美。像往常一樣,我的注意力仍然只在她身上,而不是在我手上的工作。她說她總是會注意到我在看著她。我以一種混淆的愛的眼神看著她,激情與原始的性慾。我自己從未意識到我的渴望是異常的。我希望在我的一生中,我們有機會成為愛人。瑪莉現在說她也注意到我當時是多麼的強壯與帥氣。她自己也有感覺到。她已經很久沒有接觸過男人了。現在她告訴我,當時她認為從未遇見過像我這麼英俊的男人。她的性慾和其他女人一樣強烈。當時她三十五歲。

當天晚上我看著她將一些玻璃器具放到廚房去。我對行李並沒有很注意,我只是一直看著她。她的手臂與雙手像液體般的柔軟。當她向前彎腰或是墊著腳尖往高架子放東西時,那臀部的搖晃就像個舞者一樣美麗。她稍微流了點汗。現在正是暖春季節。她工作時會對著我笑,而我也對著她笑著。這感覺就像已經是對情人,搬進兩人的第一間房子一樣。有關擺飾的問題她每次都會詢問我的意見,而我也會像個丈夫般地回答著她,試著滿足她的每個願望。

她伸到放在高處的碗櫃,想要擺放一個新買的玻璃杯。我看著她伸長的手還有她的屁股。突然間我的發呆被玻璃掉落在地上的聲音給打斷了。我看見玻璃碎片散落一地,便馬上跑去幫助我母親清理乾淨。我們兩同時伸向同一片玻璃碎片,而我的手便趁機緊抓著她的手。我以詢問的眼光看著我母親,但卻盯住她的胸部。從她無袖的背心裡,我可以看見她的乳溝。她的胸罩緊緊地撐著她的乳房。是很簡單的白色棉質胸罩,但卻是我所見過最性感的東西。我的手仍緊抓著她的手,我也注意到她看著我。令我害羞的是,我終於與她正面相看。她不是以生氣或羞恥的眼神看著我。她也不是害羞。她以一種溫和的眼神看著我,就是一種女人不管週遭有多麼苦惱或是憤怒,與這屋子裡唯一能照顧她的男人在一起,她就會覺得安全的眼神。

我站了起來,並拉著她。我們兩彼此凝視著,就像永恆那麼久。最後,我撥弄了她額頭的頭髮。她微笑著。這就是告訴我她沒事的意思。也告訴我,她愛我不是因為我是她兒子,而是把我當成男人,當成情人。這告訴我她的感覺和我一樣。那個時刻,很短暫的時間裡,我知道我們將會永遠在一起。

我緩緩地向前傾,親吻著她。她的手臂環繞著我。一點也不覺得羞恥或罪惡。她的雙唇微開,我們舌頭交纏在一起。我們兩深切而熱情地接吻。我抱著她遠離玻璃碎片,將她放到櫃檯上。我靠近了一點,我們以最熱情的方式接吻,就像童話故事裡,兩個分開已久的愛人,重新聚首的吻。呼吸變的沈重,兩人在接吻中告訴著彼此,我們深愛著對方。我母親呻吟著,緊抓著我的身體。我也一樣的回應著。我們接吻了數小時。彼此都知道接著該怎麼做,可是我們待在廚房裡,讓我們的慾望就在這裡獲得解放。我的肉棒已經堅挺的豎立起來。她將她的臀部靠過來,並用她的臀部磨蹭著我硬挺的的陽具。彼此動了幾分鐘之後,我幾乎要射在我的褲子裡。

最後我硬將我們兩分開。「我愛你,媽。」這是在玻璃破碎之後,我們之間所說的第一句話。

她笑著,深深地注視著我的眼。「我也愛你,約翰。兒子。」

我抱著她,走向她的臥房。將她放在她的床上。我坐在她身旁,慢慢地隔著她的衣服撫摸著她。先從她的乳房開始。用我的雙手溫柔地柔捏著她的胸部。隔著她的胸罩與襯衫,我能感覺到她的乳頭硬了起來。她的呼吸穩定,但是很大聲。我愛撫著她的胸部時,她也看著我。我想從容不迫的進行,不過不過她很快地就把襯衫脫掉。她坐了起來,解開她的胸罩。乳房自然地掉了出來,這是我自從多年前斷奶之後,第一次看見我母親的乳房。她幫我脫掉我的衣服,雙手撫摸著我的胸膛。我解開她短褲的扣子,脫去她的短褲與棉質內褲。當我脫掉她的內褲時,我看見她那令人著迷的陰戶。我聞著她的味道。那個味道刺激著我。最後我母親已經全身赤裸,抓著我的腰帶。她要我也躺下。分開我的雙腿,赤裸地站在我的膝蓋間。她那美妙的乳房晃動著,乳頭堅硬地站了起來。她解開我的腰帶,緩緩地脫下我的褲子。將她纖細的手伸了進來,開始搓揉著我跳動的肉棒。我的臀部隨著她的揉動,一次次地向前衝刺著。最後,她終於把我脫光了。

我讓她躺在床上,又開始親吻了起來,我們的身體終於赤裸地接觸了。我緩緩地親吻著,從她的嘴唇、脖子、胸膛、到她的乳房。我的嘴向她堅挺的乳頭靠過去,並吸吮著。我的舌頭來回地挑動著她的乳頭。我的手也伸向空著的乳房,溫柔地柔捏著。她在我身下呻吟並扭動著,我知道我已經撩起她的慾望了。

「喔,老天,甜心,這感覺太美好了,」她輕聲地說。兩人之間的溫度漸漸升高。

我再度地親吻著她。「我愛妳,媽,」我再度說了一次。她知道我的意思,「我想要肏妳。」

「好的,甜心,」她回應著。我爬到她身上,把我的肉棒對準著她的陰道入口。

緩緩地我向前推進。她已經都濕透了。我的龜頭輕易地滑了進去,她的小穴又緊又溫熱。我的母親嬌喘著。我龜頭插進去之後,便停留了一下,又親吻了一會,也撫摸著她動人的乳房。我緩緩地用我的陽具幹著我母親。我以緩慢穩定的節奏操著她時,她的臀部會向我迎上來。在我們的第一次性交時,我們的眼神從未分開。我能感受到她肉穴裡的每一寸嫩肉。她的陰道嫩肉濕滑又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我能感覺到我已經快要射精了。我的母親也是。她啜泣著,呼吸也越來越快速,她一手抓著我的臀部,好讓我每次的衝刺,能更深入她的肉穴裡。

「我快要高潮了,母親,」我喘息著說。

「來吧,寶貝,」她近乎狂喜著說。話一講完,我就將精液一波波地射進我母親的體內。

我的母親因而高潮,大聲地呻吟著。我能感受到她高潮時,穴肉也緊緊地包圍著我的肉棒。想拔也拔不出來,不過我也沒想拔出來。我用我的精子灌溉了我母親的子宮。

我的高潮持續了數分鐘,而我母親的高潮更久。當我的陽具不再跳動時,整個人無力地倒在我母親的身上,陽具還插在她的陰戶裡。

我們痛苦地呼吸了幾分鐘。最後我們的呼吸緩和並回到正常狀況。我的陰莖也軟化了,滑出了我母親的體內。兩人又長吻了一陣子。我們知道我們的餘生將會是一對戀人。經過一段時間之後,我拉著我母親的手,帶著她到了浴室。我替她穿上浴袍,開始清洗一下兩人。

洗澡水變熱了之後,我問我母親是否會感到後悔。

「不會,我親愛的兒子。我比任何事更愛你。在我生命中從未覺得如此恰當。你對我做愛。你溫柔與尊敬地對待我。你滿足了我所有的渴望。沒有任何事比這更特別的了。我會永遠愛你的。」

「我也會永遠愛妳的,母親。」

我們走進浴室,我終於有機會好好地看著我母親的身體。她是如此地耀眼與性感。我替她洗頭髮,然後她幫我洗。她的手帶著愛意,溫柔地按摩著我的頭髮。我們為彼此抹上肥皂,而我又愛撫了她的乳房。我們先親吻之後,她幫我洗我的肉棒。我又硬挺了起來。她笑著玩弄我的陽具,並跪了下來。我可預見,我們之間的性生活將不會無趣,而且會有很多新鮮的嘗試。

她一手抓著我的肉棒,另一隻手撫弄著我的睪丸。緩緩地她將我的龜頭含進嘴裡,用舌頭挑逗著。她的手握住我的陽具,慢慢地為我進行口交。這是我第一次有人為我口交(而我猜這也是我母親第一次將陰莖放到她的嘴裡),我不知道這樣的口交技術算不算好。我只知道看著我母親的嘴唇含著我的雞巴,來回地套弄著,是我想像中最刺激的事情。她自己似乎也很享受著含弄著我的肉棒,嘴裡發出「嗯~~」的呻吟聲。

我很快地在我母親嘴裡爆發出大量的精液。她很飢渴地將我的精液吃了下去,不過大部分從她嘴邊流了出來,滴落在她的乳房上。

在我射精完後,我母親繼續吸吮著我的陽具,直到它軟化為止。當陰莖從她嘴裡滑出來時,她對著我笑,並站了起來。我們擁吻著,我從我母親嘴裡嘗到了自己精液的味道。

「我一直想要這樣嘗試,」她的語調裡充滿放蕩的嬉鬧感。

「我已經幻想了很長一段時間了。不敢相信真的實現了,」我回應著。

我們都知道,這只是我們兩之間新關係的開始。性愛將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佔據著我們生活之間的一部份。

結局

洗完澡之後,我們很快地入睡了,全身赤裸,並充滿著愛。那晚之後我們又性交了好幾次。兩個月之後,我的母親發現她懷上了我們的第一個孩子。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幾乎在我們第一次性交的九個月之後誕生。我們替他取名為約翰馬力昂,以我們兩人的名字取的。他現在已經十歲大了。在孩子誕生前兩個月,我們在拉斯維加斯的一間小教堂完婚了。之後我們又生了對雙胞胎,都是女的。瑪莉安現在六歲。珍亞歷珊德拉則是四歲。兩個女孩子看起來都很像她們的母親/ 祖母。我們的男孩則看起來像他的父親/ 哥哥。我們並沒有告訴他們,我們之間真正的關係。我相信等他們長大些後,有天,一定會向他們說的。






相關閱讀
   
色情遊戲區,真愛旅舍福利啪啪聊天室,現場跳舞直播間,夜間寂寞裸聊聊天室,情色視訊,性愛裸聊直播間,性愛影片,後宮視訊影音網,視訊美女,小可愛免費視訊
z的色情遊戲,視訊交友,免費交友裸聊室,真人秀視頻直播,一夜情視訊聊天室,9158聊天室你懂的,聊天室美女熱舞視頻,視訊會議,美女聊天視頻直播網站,台灣真愛旅舍聊天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