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奶人妻

 
63.3K

我太太雖不算漂亮﹐但皮膚白裏透紅﹐腰小屁股大﹐尤其一對大奶子﹐足有三十七寸﹐如大木瓜般!因此常有些街坊男子﹐甚至阿伯來藉故和她串門子﹐可是淫眼都一直盯她的大奶﹐還從她領口偷看她那深深的乳溝!我初頭甚氣﹐不過也漸習慣了。

不過﹐後來有一次我出外辦貨回來﹐竟見不到我太太在店面﹐心中奇怪﹐正想走入廚房﹐郤聽到我太太在喘息﹐我慢慢的從門外瞧入﹐竟看見一個街坊福伯﹐雙手穿過我太太背後﹐用力地抓她的巨乳﹐我太太也有掙扎﹐都不夠他力大!她口中喘道﹕「不不要!快住手啦!我老公快回來了!」

但福伯還是不停的抓﹐更狂吻她的臉!他淫笑道﹕「嘿我知他沒這麼早回來﹐你也別裝啦!奶子這麼大﹐定是個淫婦啦!我們來玩個飽吧!」

不知怎的﹐我竟覺異常興奮﹐全不想阻止他!福伯此時改由正面摟我太太﹐在強吻她﹐舌頭硬塞進她咀巴﹐親得她滿臉通紅!雙手已解開她的衫﹐更用力撕開奶罩﹐一雙巨乳立時彈了出來。

福伯驚叫道﹕「嘩!阿雲!你奶子居然這麼大一雙手也罩不住﹐又大又圓又白﹐乳頭像大大的紅提子!正!」

我太太也驚呼道﹕「不不要摸!不行」

無奈又推他不開!接著福伯一低頭便狠狠地咬她的乳頭﹐我太太嘺呼一聲﹐整個人便軟了下來﹐福伯當然不客氣地亂咬亂親亂摸﹐令她的大奶滿是口水!還邊吃邊道﹕「嗒嗒好味道!真好吃!嗒你哪丈夫真有福氣!天天都可玩這極品!」

我太太有氣無力的道﹕「啊啊你你怎麼可以咬人家的奶頭!唷!除了我丈夫外我不可以給別人玩我奶子!唔不要不要舐人家奶子呀!你住手啦!啊不住口啦!」

玩了很久﹐福伯接著竟拿出他的肉棒﹐居然是不小的家夥!他按下我太太﹐把肉棒硬塞進她嘴內!這混蛋竟要我太太給他口交!我太太本想吐出來﹐卻無奈給他雙手按頭動不了!福伯見她掙扎﹐便喝道﹕「操你的!好好給老子含!」

後來更索性擺動下體﹐當我太太的嘴巴是陰道般抽插!而我太太則給他插得唔唔亂叫!福伯卻表現得十分舒服!大約插了十數分鍾﹐福伯下體猛然一頂﹐叫了一聲﹐已在我太太嘴內射了精!看來份量頗多﹐我太太給他射得咕嚕的叫!福伯把肉棒拔出﹐我太太便如黃河決堤﹐噴了出來﹐弄得滿地是精液!我太太則跪在地上咳嗽!

福伯皺了眉﹐一手摸她的大奶﹐喝道﹕「媽的!誰叫你吐出來!給我舐乾淨它!」

接著便按住她﹐逼她像狗般舐著地上的精液!他還一手摸乳﹐一手摸陰戶!我太太舐乾淨後﹐福伯便抓著她的巨乳﹐扶她起來﹐另一隻手竟把中指插進她陰道內﹐我太太給他弄得雙腳發軟﹐雙手扶著他膊頭﹐整個人幾乎靠在他身上!福伯不停的吻她的臉﹐還把舌頭伸出來亂舐!我太太已毫無抵抗﹐卻仍喃喃的道﹕「不不行!給我老公知道便不得了!啊別插了!你使得我受不了!我我不可以給你玩的!」

福伯卻笑嘻嘻的道﹕「心肝!舒服吧!我的精液好喝嗎﹖」

我太太紅著臉不答﹐福伯便用力一抓她的巨乳﹐我太太嘺呼道﹕「好好喝!很好喝」

福伯又問道﹕「下次可以讓我狠狠的插你下面的咀嗎﹖」

我太太低頭喘道﹕「好,可以!」

福伯大笑道﹕「哈,哪我叫外賣的時候﹐你就給我送來!記著不可穿內褲和奶罩﹐還要穿得性感點!知道嗎﹖」

我太太羞答道﹕「知……知道了!」

接著福伯和她耳語幾句﹐但我太太急搖頭﹐他卻把食指也插進她陰道﹐我太太實在受不了﹐居然高叫道﹕「我我愛你!大肉棒福哥!你…你隨時也可玩玩我的奶子和和小穴!我我淫婦阿雲是福哥的性奴!隨時也可給哥你插個飽!」

福伯笑道﹕「還有呢﹖」

我太太已是迷迷糊糊的道﹕「我,我要福哥把精液射射進我穴裏!我要和福哥生孩子!」

福伯大笑一陣﹐吻了吻她道﹕「哪你就是我老婆羅!哪我天天插你﹐好嗎﹖」

她喃喃地道﹕「好好!親親福福老公!我我阿雲天天要和福老公幹!」

福伯淫笑道﹕「哪兒幹都可以﹐好嗎﹖」

我太太答道﹕「好!什麼地方都和福老公幹!」

福伯又問道﹕「幹個死來活去﹐欲仙欲死﹐好嗎﹖老婆!」

他媽的!他居然真的叫我太太做老婆!我太太卻答他道﹕「唔阿雲要和福老公幹個死來活去﹑欲仙欲死!」

福伯滿意點頭﹐放開我太太﹐但她已軟倒地上!嘺喘連連!福伯撿起她的奶罩﹐用力一嗅﹐道﹕「他媽的!真香!哪下次再玩羅!心肝老婆!」

便把她的奶罩放入衣袋﹐施施然離去!我太太良久才能爬起來﹐整理衣衫。

我看她弄好了才裝作剛回來﹐她看到我一怔道﹕「你回來啦!」

我瞧瞧她胸部﹐故意問道﹕「咦﹖你怎麼沒穿奶罩!」

她臉一紅道﹕「這我天氣熱嘛!濕了!剛剛脫了!」

我走上前摸摸她奶子道﹕「唔給人家看見怎麼辦﹖尤其福伯他們平時已死盯著你奶子看!」

她啐了一囗道﹕「別胡說啦!人家是老主顧﹐怎怎會這樣!」

我笑笑不語!但我知道那老混蛋是絕不會放過我太太的!果然﹐今後他幾乎天天都來我店裏﹐在以爲我看不見的時候﹐調戲我太太!有時還過份得硬要和她接吻﹐二人就親得像雙情侶似的!今天他還帶了他的朋友祥伯來﹐二人盯著我老婆小聲說﹐大聲笑!我太太當然知道他們在說什麼﹐頓時又難堪﹐又害羞!二人因我在店面﹐不能下手!我便給他們一個機會﹐我借故要修理廁所﹐走了進去。

我太太想阻止我卻又不敢﹐我當然就在牆角偷看!福伯果然立時叫道﹕「阿雲﹐我要點東西﹐你過來寫寫。」

我老婆不敢不去﹐福伯對她道﹕「咱一人要一個大木瓜!」

我太太紅了臉道﹕「我我們這裡沒賣木瓜。」

福伯笑著指住她的大奶道﹕「胡說!這不是有兩個嗎﹖快拿出來給咱吃!」

我太太急道﹕「不!這這不是木瓜!是我奶子!」

福伯淫笑道﹕「不會吧!哪有奶子這麼大!別騙我啦!這樣吧!你拿出來給我們瞧瞧!」

我老婆當然不肯﹐但福伯已抽出她的奶罩!我太太知道他是在威脅她﹐她只好道﹕「我拿出來也可以﹐但你們只可看﹐不不能碰啊!」

接著她便解開衫﹐脫下奶罩﹐露出豪乳道﹕「這,這真是我的奶子!你們看清楚了吧!」

祥伯凸著眼道﹕「你娘耶!比木瓜還大!」

我太太正想穿回衣服﹐福伯卻制止道﹕「你幹嗎﹖我有叫你穿衣嗎﹖操你的!來﹐坐在阿祥傍邊﹐讓他好好玩你!不然我把這奶罩還給你老公!」

我太太無奈便坐在祥伯傍邊﹐祥伯忙握住她巨乳道﹕「嘩!告訴我﹐你吃什麼大的!怎麼有這樣大的奶子!」

我太太給他摸得嘺喘道﹕「人家…怎麼知道…天生是這麼大的!就…就是這兩個東西…弄得人家常給…你們欺負!」

﹐福伯笑道﹕「她不但奶子大﹐還和我做了樣事﹐令我舒服死了!」

祥伯吻著我太太的臉道﹕「是什麼事!你讓他幹了嗎﹖」

我老婆紅著臉道﹕「不!沒有!是是口交!」

祥伯奇道﹕「你幹嗎和他口交﹖看不出你這麼淫!」

福伯又道﹕「阿雲呀!說給他知道你是我什麼人﹖還有你上次說過的話!」

我太太低頭道﹕「我是親親福老公的老婆﹑性奴!我的奶子和小穴﹐任福老公玩!我我還要和福老公生小孩」

祥伯用力摸她奶子道﹕「媽的!真荒唐!我要你也做我老婆﹐可以嗎﹖」

我太太不敢不答應道﹕「可以﹐以後阿雲也是親親祥老公的老婆!」

祥伯高興的親她的咀﹐我老婆知道反抗不了﹐只好任他吻!祥伯咬她舌頭﹐含她嘴唇﹐弄得口水都滴在地上!雙手更是用力的猛抓﹐弄得她雙巨乳都變了形!祥伯吻完道﹕「來﹐寶貝﹐給我口交!」

我太太急道﹕「不行!我丈夫出來會看見的!」

福伯笑道﹕「不怕啦!我給你們把風﹐你躲在桌下用布蓋著﹐看不見的!」

祥伯便逼我老婆跪在桌下﹐給他含雞巴!雖然桌布蓋著﹐但仍隱約看到我老婆那紅紅的嘴唇﹐含著祥伯又黑又粗的雞巴!在上下吞吐!祥伯爽得在呻吟道﹕「啊舒服死了!她媽的真好口技﹐你常和你丈夫吹雞巴嗎﹖」

他還不時指示我老婆咬龜頭﹐舐蛋蛋!我心中有氣她都沒這樣和我弄耶!我故意咳嗽一聲﹐走了出來。

祥伯忙把桌布蓋好﹐我瞧見她身子一震﹐便動也不敢動!

我問道﹕「咦﹖我老婆呢﹖」福伯答道﹕「她她剛出去倒東西了。」

我點點頭﹐便說進去繼續修理廁所﹐還叫他們慢慢坐。

我一走開﹐祥伯便呼了口氣道﹕「嚇死人了!喂!心肝別停呀!繼續吹!」

我老婆可能怕我再出來﹐便加快了速度﹐弄得整根黑棒滿是口水!弄了數分鍾﹐祥伯按緊她的頭﹐叫了一聲﹐便泄出來了!這次我太太學乖了﹐慢慢吞下他的精液﹐才把雞巴吐出來!祥伯見她吞下了他的精液﹐高興的道﹕「真乖!全吞了呢!告訴我﹐我和阿福的誰好吃﹖」

我太太漲紅了臉道﹕「都好吃,二個的都喜歡吃!」

祥伯笑道﹕「唔!哪你也要給我生孩子!唔,生個女兒吧!讓她大了給我幹!媽媽﹑女兒一起幹﹐好嗎﹖」

我老婆聲如蚊吶道﹕「好阿雲給親親祥老公生個女兒!讓他女兒母親一起幹」

祥伯大笑道﹕「很好!我說阿雲呀!你送了個奶罩給阿福定情﹐也該送些什麼給我吧!」

我老婆又急道﹕「沒沒有!我沒送給他是他自己搶走的!」

祥伯哼了聲道﹕「我不管﹐你一定要送給我的!唔這樣吧!你就把內褲脫下來送我!」

我太太無奈只好脫下她那紅色通花性感內褲﹐還雙手拿給祥伯!二人完事便欲離去﹐福伯又和我太太耳語幾句﹐她紅了臉﹐點點頭。

二人起身離去﹐我太太居然躬身叫道﹕「親親福老公﹑祥老公﹐歡迎隨時來玩淫妻阿雲﹐接吻﹑摸奶﹑口交﹑做愛﹐樣樣都可以﹐阿雲一定讓兩位老公玩個飽!」

他娘的!居然要我老婆說如此下賤的說話!此後他們常叫我老婆送外賣﹐當然我也跟去偷看﹐二人有時單獨﹐有時一起幹我老婆!有時更在公衆地方﹐天台﹑樓梯就地做愛!每時都把精液射進她穴裏﹐似乎真想她給他們生孩子!不過沒多久舊屋要拆了﹐他倆都搬去頗遠的地方居住﹐雖然還有回來玩我太太﹐但也是很久才一次了!但別以爲事情就此完結﹐走了阿伯﹐卻又來了班地盤工人﹐他們常吃我太太豆腐!其中一個工頭大牛最爲大膽﹐常偷摸她的大奶子﹐弄得她紅了臉﹐有次更逼我老婆坐在他腿上﹐把臉隔衣埋在她巨乳上狂嗅!我老婆給他弄得手忙腳亂﹐卻又反抗不了!今天他就對我說﹐要我店子給他們送飯﹐想我今晚和他談談﹐我故意說要去找朋友沒空﹐叫我太太去談﹐他當然連聲說好!但我太太想阻止﹐我卻叫她別得罪他﹐好好招待他。

當晚﹐我裝作離去﹐卻在店後窗外偷看!大牛準時來了﹐我太太低頭道﹕「牛牛哥﹐請坐!」

大牛坐下﹐雙眼盯她大奶﹐淫笑不語!我太太給他瞧得耳都紅了﹐道﹕「牛哥﹐我我們來談吧!」

大牛笑道﹕「好!哪你脫了衣服讓我檢查吧!」我太太驚問道﹕「爲,爲什麼﹖」

大牛嘿了聲道﹕「當然要羅!如果煮菜的人不乾淨﹐吃壞了我的夥計﹐怎麼辦﹖好!你不願就算了!」

說完起身想走﹐我老婆急拉他﹐道﹕「好好吧!但你只能看,不能碰我哦!」

我老婆便脫下衣服﹐一絲不掛!雙手捂住胸前和下體﹐大牛卻一手撥開﹐贊道﹕「好大的美乳!喂!我要嘗嘗有沒壞掉!」

便大口咬她的奶頭﹐我太太驚呼道﹕「說好只能看!你怎麼咬了啦!唷,還撩人家小穴」

我太太推不開他﹐只好任他玩弄!他玩了一會道﹕「不行﹐你的穴太深﹐檢查不到!呀!用這根柬西來檢查吧!」

說完竟拿出他的大肉棒﹐要我老婆坐上來﹐她喘道﹕「啊這這不是做愛了吧!不不行!」

大牛笑道﹕「胡說!什麼做愛﹖我只是檢查你啦!你不肯﹐我就走羅!」

我老婆無奈只好跨在他身上﹐卻猶疑不肯坐下﹐大牛雙手擡她雙腳﹐我太太便失足坐了上去﹐還剛好肉棒插進她的穴!我太太大叫道﹕「呀這麼粗這麼長﹐插進人家肚子啦!唷唷慢點!受不了啦!」

大牛邊用力抽插邊道﹕「啊!你的穴真緊﹐又濕又熱﹐爽死了!如何﹖我厲害﹐還是你丈夫厲害﹖誰弄得你舒服點﹖」

我太太打了他一下﹐啐道﹕「你奸人家老婆﹐還這樣問!啊唷唷!輕點!我我說啦是是牛哥的大雞巴幹得人家舒服點,人家從沒試過這樣爽!」

大牛聽了更用力抽插﹐弄得她雙手摟緊了他﹐巨乳貼在他臉上!大牛也不客氣大口大口舐她的大奶﹐我太太已死來活去浪叫道﹕「唷頂進花心啦!唷啊啊美死了這麼棒的大雞巴!」

他插了一會道﹕「來﹐我們轉轉姿勢吧!」

便把我老婆反按在裏上﹐要玩老漢推車!但他沒插在她穴﹐竟把雞巴插進我太太屁眼!她立時大叫一聲﹐想拔出來﹐卻被大牛用力抱住﹐還全挺了進去!接著他便坐在地上﹐當然我老婆是背向他﹐反坐在他身上!她咬住了唇﹐樣極痛苦!還哭出淚來!我老婆嗚咽道﹕「嗚你怎,怎能幹人家屁眼!嗚嗚痛死我啦你這樣插會插破的!嗚人家以後怎麼大便呀唷唷嗚求求你!插插回前面的小穴好嗎﹖」

大牛全不理她﹐從後抓住她雙巨乳﹐淫笑道﹕「第一次玩是痛點﹐之後你就知道比插穴還好玩呢!」

我太太已在哭叫﹐我看見她這樣子﹐心中難過﹐但又極興奮﹐竟禁不住在手淫!跟著他幹了一會﹐全力一挺﹐射精進我太太的屁眼了!我老婆給他挺射得幾乎暈倒!大牛拔出肉棒﹐扶起我老婆﹐要她背向著他站﹐看她屁眼的精液流出來!大量的精液流得她滿腿都是!我老婆還在哭泣﹐他像心中有愧﹐摟著她吻了一下﹐道﹕「好啦!別哭啦!下次只插穴好嗎﹖」

我太太抹著淚道﹕「人人家不來了!下次你又插人家屁眼的話﹐那怎麼辦﹖真的會破的」

大牛笑道﹕「我答應你﹐以後只插穴!不玩屁眼啦!來﹐舌頭伸出來﹐讓我親個咀兒!」

她真的把舌頭伸出來﹐讓他含著!二人就激烈地接了吻﹐我太太像很享受﹐也合作的吻回他﹐大牛握著她雙大奶道﹕「你丈夫說今晚不回來了﹐哪咱就幹到天亮吧!」

我老婆喘道﹕「唔隨便你不過不能再插屁眼!我們上閣樓﹐在床上幹吧!」

接著她居然拉著他的雞巴﹐帶他走上店內一縧樓梯﹐在我們床上做愛!他們玩了很多花式﹐直幹到早上﹐大牛才疲憊的離開!我仍是剛好的時候進去﹐我老婆睡得像死豬!我回來都不知道﹐我也不吵她﹐自己一個人開店﹐過了一會大牛居然來了﹐我太太也剛醒了﹐下來。

她看見大牛怔了一怔﹐滿臉羞紅﹐我故意問他道﹕「牛哥﹐我老婆昨晚有好好招待你嗎﹖」

他瞧瞧我老婆﹐笑道:「好﹐好得不能再好!你們就送飯來地盤吧!」

我還千多萬謝﹐我太太卻一句話都不敢說!他還常借著送飯﹐抓我老婆去他辦公處內打炮!隔了一陣子﹐暑期來了﹐我那十七歲的侄兒阿文來我家住﹐也當作打工﹐自然時間一久﹐他倆的事﹐阿文也知道了!之後他總是一臉淫相的瞧她﹐這死小子居然想亂倫了!不過我也給他淫我太太的機會!這天我又說去找朋友﹐不回來睡。

那小子立時眼中發光﹐我晚上適時躲在店外﹐我老婆正在洗碗﹐那小子走了進去﹐她向他笑了笑﹐阿文忽然道﹕「嬸嬸﹐你和那大牛的事我全知道了。

看不出你這麼淫!」

我太太嚇得碗都掉下,急道:「不…是他逼我的…求求你!別告訴你叔知道!」

那小子笑道﹕「那也可以﹐不過…你和他幹過什麼﹐我也一樣要幹!」

她驚呼道﹕「哪…怎可以!這不成了亂倫!」

阿文嘿一聲道﹕「好…哪我告訴叔羅!」

我老婆拉他道﹕「不要嘛我是你嬸嬸﹐怎能和你做愛﹑含雞巴」

那小子雙手繞後﹐抓住她的大屁股﹐把她摟在懷裏!他吻她的臉道﹕「不行也得行﹐叔今晚不回來﹐咱幹天光都成嘛!」

我太太紅著臉﹐打他胸膛一下道﹕「你你這小子真壞!嬸嬸也想幹!」

那小子哈哈大笑道﹕「誰叫嬸嬸你這麼美!奶子大﹑屁股大!我看你一定很好幹!」

她甜笑一下﹐阿文便低頭吻她咀唇兩下﹐道﹕「我渴了﹐寶貝﹐拿些東西給我喝!」

我老婆推開他﹐去拿了杯咖啡過來。

那小子居然道﹕「你含在咀裏喂我喝嘛!」

她輕打他一下﹐卻喝了一口﹐貼緊他的咀﹐慢慢吐進去﹐那小子樣子爽死了!雙手用力摸她的巨乳﹐他倆吻了﹑喝了一會﹐那小子道﹕「來﹐我們去更有情調的地方幹!」

便拉著我老婆走了出去﹐他們去附近一個小公園﹐阿文拉她坐在樹叢中的一張長椅上﹐我則躲在傍邊的草叢裏﹐他淫笑道﹕「怎樣在這裡幹一定很刺激!」

她望望四周道﹕「在這兒﹖給別人看見怎麼辦﹖」

那小子玩著她大奶道﹕「怕啥!哪有人會來﹖嬸嬸﹐我想吃你奶子!」

我太太低頭道﹕「要吃就吃不必問﹐我整個身子都隨你玩你別叫我嬸嬸啦!怪難爲情的!叫叫我雲雲吧!」

他興奮的掀起她的T恤﹐脫下乳罩﹐立時一對碩大渾圓的乳房﹐展現眼前!阿文吸口氣道﹕「大成這樣!怪不得我爸也這麼想淫你!」

她驚道﹕「你胡說!大伯會像你這麼色嗎﹖」

那小子已大口大口的舐著﹑咬著﹐他邊吃邊道﹕「太正了!你們上次來我家時不是都喝醉了嗎,他乘機走進你房狂玩你奶子,他還手淫後射精進你咀裏呢。」

我老婆嘺喘道﹕「你倆父子原來都這麼色!父親玩完兒子也在玩!」

阿文吃得不亦樂乎﹐手還伸進她的小短褲內摸陰戶!

突然眼前閃出了兩個人影﹐仔細一看原來附近的不良少年﹐胖胖的那個叫肥仔﹔染金發的叫小傑﹐二人都不過十七﹑八歲﹐他們盯著我老婆的大奶﹐眼都凸出來了!我老婆此時才發現多了兩人﹐立時驚叫推開阿文﹐雙手擋胸!肥仔嘿嘿笑道﹕「叫呀!你這大奶娘!叫人來看看你們在幹啥!」

阿文問道﹕「你…你們到底想怎樣﹖」

小傑走上前拉開她雙手道﹕「小子﹐獨吃難肥!咱一起玩吧!」

那小子居然道﹕「這…這好吧!」

那兩人立時不客氣的一人一邊吮我太太的大奶頭﹐她抓著他倆的頭發叫道﹕「唷…你們怎…可以這樣!啊…怎能一起吮人家乳頭…不行…走開呀…我不認識你們…怎可以給…你們玩我奶子!唷還這麼用力吮唷人家奶頭會變黑的唷要吮也輕點嘛啊唷!」

二人當然毫不理會﹐更死命的吮!阿文此時已動手脫了我太太的小短褲﹐露出了我買給她的縛帶性感內褲!她嘺喘道﹕「唷…啊…阿文你怎可…在別人面前脫我…褲子!人家的…小穴不能給陌生人…看啊!」

肥仔已把她按倒椅上﹐拉開帶子﹐在她的三角地帶上狂嗅﹐道﹕「真香!你別裝啦!穿這種內褲﹐就是想給人幹吧!」

我老婆臉紅得滴出了血道﹕「不是…我要穿的﹐啊!唷…唷…你怎能舐人家陰戶…呀…舌頭還伸進穴裏!好…好癢﹐不要…撩啦…你們這樣…玩人家奶子…小穴﹐怎受得了…唔…啊…」

阿文已不讓她說下去﹐狠狠的吻她的咀!肥仔弄得她淫水猛流﹐如條小河般!他用手指狠狠一插﹐再拔出來﹐推開阿文﹐塞她咀唇道﹕(來﹐嘗嘗自己的淫水吧!)

小傑還在玩她大奶﹐肥仔則拿出雞巴﹐直插入她穴!我太太給他插得身子抽搐﹐阿文道﹕(喂!這樣不行!我都沒得玩了!)

小傑此時才放口道﹕(好啦!這樣吧!肥仔先別幹!)

說著推開肥仔﹐拉起我太太﹐讓她像狗般爬在草地上﹐他則躺在地上吸吮她那搖搖欲墜的巨乳﹐肥仔也從後插穴了!她己反了白眼的道﹕(唔…啊…怎能用這種姿勢…羞死…人啦!啊…這樣玩…人家難受…死啦…呀!肥哥哥的…肥雞巴塞…滿人家的小穴…啊…啊!傑哥哥也這麼…用力的玩人家奶子…唔…唔…)她說到一半﹐阿文已把雞巴狠狠插進她咀﹐令我太太給人後插前頂!她前後亂搖﹐口水﹑淫水猛流而出!雙乳則被小傑抓乳牛般的狂抓!我己看得眼中噴火﹐手在猛打手槍!她的小穴﹑咀巴都有根大肉棒在進進出出﹐極度淫亂!過了一會﹐阿文﹑肥仔同時大叫﹐猛力一頂﹐射出了精!我老婆給他們這樣力插﹐弄得腰也彎了﹐阿文的雞巴更像插進了她喉嚨﹐弄得她呵呵叫!我太太如死了般倒在地上﹐大量精液從她咀脗﹑穴裏流了出來!小傑硬把她扶起來﹐他坐在椅上﹐要我太太坐在他腿上﹐讓他幹!她哀求道﹕(求…求你!讓我…休息一下嘛…這樣連續幹…我會死啦!)

小傑哪會管她﹐硬拉她坐下﹐肉棒一頂而入!我太太高叫一聲﹐拚命摟著他頸項﹐腰卻猛搖﹐竟在迎合他!這淫婦還說累﹐現在卻和人家狠幹!小傑笑道﹕(你這他媽的淫婦﹐不是說會沒命嗎﹖哪你現在在幹啥!)

我老婆邊搖邊不好意思的道﹕(人家…只是想你快點…泄嘛!)

小傑哼聲道﹕(你想得美﹐我慢慢的幹死你!)

說著便力抓她的肥臀﹐把她抱了起來﹐邊走邊幹!小傑親她的咀道﹕(怎樣心肝寶貝﹖喜歡這花式嗎﹖幹得你爽嗎﹖)因體重關系﹐我老婆整個人墜在他身上﹐自然小傑的雞巴也直插到底了!她已如瘋般道﹕(啊…啊…人家…從沒試過這樣子…﹐好哥哥的…大雞巴…唷…唷…插得好深…人家…人家都沒試過這樣…高潮…呀…唷…要死啦…美死…啦!)

阿文忽然從衣袋中拿出一部照相機道這姿勢真要命!喂!讓我照下來吧!)

小傑淫笑道﹕(哈!好呀!拍下來留爲紀念也好呢!對嗎﹖寶貝!)

我老婆漲紅了臉急道﹕(這…這怎麼行﹐這…麼羞人的動作…怎能照下來…給人看見了…我…我怎麼做人!唷…唷!好哥哥別插…得那麼狠…啊…呀…頂上肚子啦!好…好啦…我…答應啦!)

她無奈的和小傑吻著咀拍照﹐還如嬌羞的小女孩般依在他肩上!肥仔也走上前去道﹕(不如咱來前後夾攻吧!)

小傑立時稱妙﹐抱著我太太坐在草地上﹐她卻掙扎道﹕(不成…不成…怎能這樣!不要…玩人家屁…唷…唷…親親哥哥﹐你…你的…肥雞巴…啊…唷…插輕點!人家屁眼要…破啦!呀…啊…啊…求…求你!)

這三人如三文治般夾在一起﹐可能是有了經驗﹐我太太已不大痛苦﹐反而在迎合二人!頭發亂飛﹐奶子亂搖﹐有如瘋婦一樣!她流著口水叫道﹕(啊…呀…呀!人家…舒服…死啦!人家給…你們幹…死啦…呀…唷…呀…啊…我要…升仙啦…啊…啊…親哥哥…幹…幹死我吧…)二人更是死命的插﹐幹得噗噗聲響!弄得她手舞足蹈﹑手腳亂搖!好一會兒﹐二人才猛射出精來!我老婆已是斷了氣般躺在地上﹐動也不動!阿文走上前道﹕(我還沒玩夠耶!)

我太太大口喘氣道﹕(文…哥…哥…我不行…啦…咱先回…家…遲點再玩…日…子還…長…不怕…沒機…會…嘛!)

阿文笑道﹕(別怕!我有個方法是不累人的!還很好玩呢!)

說完便跨在她身上﹐把肉棒夾在乳溝上﹐用那大奶壓緊!我老婆已無力掙紮﹐只能隨他擺布!阿文令她用手力壓﹐他便在雙乳中用力抽插!肥仔笑罵道﹕(哇!我操!你這小子真會玩!)

小文高興的擡起她的頭道﹕(來﹐應能含我的龜頭!呀…對!啊…真舒服!唔…他媽的比插穴還好玩!)

肥仔﹑小傑看了一會便穿好衣服離開。

阿文也玩了一會便在她奶子上泄了!我太太現在穴脗﹑屁眼裏﹑口中﹑乳上全身都幾乎布滿了精液!阿文休息一會便要回去﹐但她竟仍雙腿發軟﹐站不起來!結果要那小子背她回去!翌日﹐我回來她倆仍在睡!以後我太太可忙了﹐天天都應接不暇!沒多久她真的懷了孕﹐還生下一個女孩!當然我知道父親不會是我﹐但是我想這事連她自己也不大清楚!事情暫告一段落﹐也無甚新鮮事情發生!我想起碼也要等那雜種女長大或許會有母女同被操的故事…嘿…嘿
鴛鴦吧線上免費成人視頻-好聊免費視頻聊天室-色聊視頻聊天網,美國免費線上視訊美女
-俺去也成人視頻-好聊視頻語音聊天室-蜜糖網視頻聊天-日本美女AV裸體視頻,線上視訊遊戲
-女同激情視頻-真想聊視頻-免費交友裸聊室-成人免費色情在線電影-激情色情圖片,線上視訊轉mp3
-淫狼AV視頻-真想聊多人視頻聊天-免費同城裸聊平台-色情快播在線觀看-日本SM電影網站,國外視訊
-成人黃色視頻-最新的QQ視頻美女錄像-網緣視頻聊天-成人動漫BT區,國外視訊 live 秀





相關閱讀
   
live173影音視訊live秀,真愛旅舍視頻聊天室,利的情色漫畫 ,土豆網影片 ,視訊美女聊天交友,85街,momo520影音視訊聊天室 ,免費午夜秀視頻聊天室 ,小可爱视讯聊天室,小可愛視訊聊天室
大尺度真人秀場聊天室,showlive影音视讯聊天网,UT台灣辣妹-真愛旅舍聊天室-裸聊直播間,豆豆聊天室 ,UT美女直播聊天室,showlive影音视讯聊天室,免費午夜激情聊天室,视频直播聊天室,成人視訊,美女激情luo聊,午夜聊天視頻,裸聊網址